咨询服务热线:400-0919-088 

所有
应用案例

字号:   

旧衣回收的大买卖

浏览次数: 日期:2012-12-31

    回收“时尚垃圾”

    2012年春季,服装企业拉开旧衣回收的序幕,引领“时尚垃圾”回收的潮流。去年31日起,日本休闲服饰生产销售商优衣库首次在中国上海启动全商品回收再利用活动,其回收的旧衣仅限于自有品牌。上海门店回收的所有优衣库服装,全部无偿捐赠给上海市慈善基金会所属的上海慈善物资管理中心,用于上海市民政局组织的经常性社会捐助项目。

 

  同一年,帝人集团与国内运动服装企业李宁合作,推出旧衣回收计划。李宁商店将旧衣回收之后送往位于日本的帝人纤维公司,旧衣经过化学分解被转化成聚酯原料,从而用于生产新的可循环产品。

 

  依然是2012年,冬季,运动品牌Puma也在北京、上海门店开展旧衣物回收活动,回收不限品牌的旧鞋、旧衣和旧配件。

 

  今年3月份,在全球48个门店同时启动旧衣回收计划的H&M采取了与Puma类似的做法:每人每天可带着最多两袋闲置衣物到指定门店,每袋服装还可换取一张优惠券。截至710日,意大利回收的闲置衣物多达172吨,居于首位。中国居民捐赠旧衣的热情一度爆发,H&M淮海路的店长介绍,周末甚至能收到六七十袋衣服。从35日到410日近一个月时间,H&M在中国回收了1.05吨闲置衣物。在接下来的8月份,这项旧衣回收项目将在全国所有门店推广。

 

  H&MPuma都选择了I:CO公司作为合作伙伴。I:CO拥有目前最先进的纺织品循环处理工厂和示范性的工艺控制体系,这个体系每天可处理400吨经过分类的弃置纺织品。而且,每收集到一公斤衣物,I:CO就将向合作企业指定的慈善机构捐出0.02欧元。

 

  服装企业为何倡导回收闲置衣物?H&M印制的宣传小册子上写着:“我们希望通过减少被浪费的衣物来降低时尚产业对环境的负面影响。”据悉,快时尚服装的生产周期为1-2周,廉价的时尚产品的泛滥,导致人们衣柜里的闲置衣物不断增加。

 

  对于闲置衣物,除了捐赠给慈善机构之外,大部分人选择丢弃。

 

  每天数以吨计的废旧衣物进入填埋场,人造纤维将残留在地球上长达数百年,从而对土壤和水资源造成污染,天然纤维则被微生物降解后产生甲烷等温室气体,危害生态环境。

 

  或许大部分人不知道,在被丢弃的废旧衣物中,可重新利用的比例高达95%。在发达国家,废旧纺织品和服装回收早已布下了棋局。根据中国纺织经济研究中心的数据,德国每年有190万吨废旧纺织品和服装被丢弃,其中约42%、近80万吨被回收并重新使用;美国每年人均丢弃纺织品和服装68(31千克),每年约有113.3万吨纺织品和服装被回收,其中一半以上作为二手服装捐赠给慈善机构,约22.6万吨废旧纺织品服装被再生利用。中国是世界纺织品最大的生产国和消费国,据中国资源综合利用协会统计,我国每年消耗世界纺织原料总量的50%,年产出废旧纺织品和衣物约2600万吨,是上述三个国家总和的6倍多!

 

  旧衣藏着大商机

 

  每年上千万吨的废旧纺织品和服装流向了何处?

 

  在中国旧衣服网上,旧衣买卖呈现出一派繁荣景象,商家不停发帖征集国内废旧衣服,供应方则提供各种二手服装的供应信息。这是国内首个服务旧衣服行业的电子商务交易平台,在这个网站上,你既能看到求购信息,又能了解到行情报价和最新资讯。

 

  旧衣服网指出,旧衣收购销售虽是个冷门行业,但市场有需求,便有利可图。旧衣回收销售的一般流程是:回收、分类、加工、销售。一般而言,八九成新的衣服,经过分类、清洗、消毒、加工、贴标之后,便在二手服装专卖店或旧货市场流通;其余仍有穿用价值的旧衣,经过分类,通过外贸公司出口到非洲等地;无穿用价值的旧衣,则销售给国内厂家,加工成拖把、地毯、渔网、尼龙绳等成品。

 

  在旧衣服网整理的714日部分地区夏季旧衣服报价单上,广东每吨旧衣价格为5500-7300元,浙江为5300-7100元,江苏则是5000-6800元。以上为国内回收价格,实际出口价格将更高。近十年,旧衣回收已经渐成规模,形成一个行业。在中国旧衣服网上登记的旧衣加工企业有近1500家,规模大小不一。

 

  但是今年5月份,海南、广东等地的旧衣服回收加工店接二连三被工商查处,旧衣产业人心惶惶。从事旧衣回收加工的上海缘源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缘源”)负责人杨膺鸿告诉记者,监管纺织品和服装市场流通的主要政府主管部门是工商行政管理局、卫生局和技术监督局。政府禁止从境外(包括港澳台地区)进口废旧衣物,也不准任何注册的商家(慈善超市除外)经营废旧衣物,其主要是源于旧衣物品带有传染病菌,如:大肠杆菌、结核病菌、乙肝病毒,还有传染皮肤病的细菌、螨虫和寄生虫等。

 

  “走街串巷的小贩不仅从市民变卖得到旧衣服,而且还从分管垃圾桶的清洁工处也收购被污染不等的旧衣物,小贩通过经营地摊的商贩获得那些可以通过地摊市场销售的旧衣物的需求信息,并就此组织收购。通过这样的流转方式,旧衣物流向了不卫生、不规范的地摊。”杨膺鸿得出的结论是:废旧衣物经毫无社会责任约束的无序流向及其终点是一种有害的行为。中国旧衣服网创始人方晓东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指出,旧衣服行业现阶段的法律政策属于空白,希望市民能对二手衣服有更加客观的认识,也希望更多政府部门加大支持力度,让旧衣回收行业合理、合法、卫生地发展。

 

  首家合法旧衣回收企业

 

  在旧衣回收法律空白的情况下,上海却成立了第一家持有废旧衣物分类、整理、调剂综合利用营业执照的企业—上海缘源实业有限公司。

 

  2007年,商人李俊龙想寻找对旧衣回收感兴趣的合作伙伴,在朋友介绍下认识了杨膺鸿,两人一拍即合。在此之前,李俊龙曾找过从事旧衣回收的慈善机构,“但他们是纯做慈善的,没有利润”。曾在上海市财税系统工作多年的杨膺鸿一举拿下了旧衣归类、整理及调剂综合利用业务的营业执照,于2008年创办缘源。

 

  杨膺鸿收集的数据显示,上海日产生活垃圾2吨,其中有3%是废旧衣物,即600公斤。他透露,早在上海世博会期间,国家发展和改革委环资司、中国资源综合利用协会等就对废旧纺织品(衣物)综合利用情况进行调研。2010925日上海市政府出台了《关于十五个部门联合推进生活垃圾分类促进源头减量的实施意见》,当年1215日就废旧衣物回收利用开始在居民住宅小区进行试点;2011515日起推进至全市的试点工作;2012227日上海市政府召开实施2012-2014年环境保护和建设三年环保行动计划,历经11个月研讨过程的“废旧服装回收利用”首次被列入计划中“循环经济和清洁生产”专项建设项目。

 

  在上海市政府逐步推动旧衣回收计划的大环境下,缘源经历了一段试点阶段工作后成为“废旧服装回收利用”项目的建设单位。缘源公司的策略调整为:以承接市政府项目为主线,同时从事慈善事业。

 

  从2011年起,缘源公司的旧衣回收箱体在上海社区里铺开。最初是一个蓝色的长方体箱子,占地约1平米,高1.65米。逐渐,一些社区居委会提出旧衣回收箱体影响社区市容市貌,于是缘源将箱子做成可爱的国宝大熊猫。全市铺开的回收箱体为缘源带来了丰厚回报:2011年共置放箱体480个,年收集各类废旧衣物113吨,平均每个箱体收集235.42公斤;2012年累计置放箱体980个,年收集各类废旧衣物305吨,平均每个箱体收集311.22公斤;20131-5月份收集各类废旧衣物302吨,几乎接近去年全年的收集总量。换算成全年,平均每个箱体收集559.6公斤,今年五月底累计置放箱体1295个。除此之外,缘源还与学校、企事业单位、慈善组织合作,进行衣物募捐、收集。

 

  废旧衣物在缘源公司里,有三大类用途:再穿用,再使用,再循环。若是成色较新、款式上等、质量较好的御寒冬衣,缘源挑选出来之后无偿捐赠给上海市慈善物资管理中心;部分秋冬季衣物,经整理、消毒之后自行开展济贫帮困;部分易拆毛衣经整理消毒,无偿提供给上海市6个爱心毛衣编结社,由居委会组织爱心妈妈为希望小学的师生及困难群体编结爱心毛衣。

 

  以上慈善之用的废旧衣物比例约10%,剩下的废旧衣物,可为缘源带来商业利润。

 

  部分夏季穿用的衣衫裙裤经整理消毒后,打包出口到非洲,价格为5000/吨。上海市海关和商检部门给予缘源公司“绿色通道”,出口无需安检,不收关税。

 

  对于丧失穿用价值的破损废旧衣物,工作人员根据面料进行分类,分出毛、棉、化纤、混纺等四大类别,出售给山东和江苏毛纺、棉纺企业处置循环利用加工成毛、棉纺织面料。

 

  鞋包类物品出售给浙江湖州地区橡塑皮革再生资源利用企业,做成再生原料;生产企业的各种纺织边角料、纺织外包装提供给纺织企业处置循环利用加工成纺织原料;部分有利用价值的牛仔裤改制成包袋工艺品;部分破损的衣物经人工剪碎成“熊猫”废旧衣物收集箱体的材料或提供作填充物使用。

 

  缘源对旧衣回收利用的目标是:无害化,高质化。当箱体铺到1500个的时候,缘源便能扭亏为盈。

 

  撬动政策

 

  缘源的特殊性及专业性吸引了众多目光,政府、企业、NGO,前来洽谈合作者络绎不绝。今年416日,缘源在河南郑州成立分公司。上海市对缘源公司的“厚待”,或可解读为政府部门对旧衣回收再利用行业的试水。

 

  20121121日,经国家发改委环资司的倡导和科技部、环保部等共同推荐,由从事废旧纺织品综合利用相关行业的企事业单位、社团、高校等机构组成的“中国废旧纺织品综合利用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简称“废纺联盟”)在北京成立,而缘源公司参与了筹建并成为理事单位。

 

  今年1月份,住建部出台新的行业标准,将废旧服装、床上用品等列入了“可回收物”类别中,规导“织物”纳入循环利用的渠道。

 

  627日,“废纺联盟”召开废纺综合利用技术政策研讨会。杨膺鸿代表“废旧纺织品(衣物)综合利用对策研究与实践”课题组作报告,他指出,亟须规范废旧衣物回收利用在回收源头上的许可行为,建立对废旧衣物流向的监督管理机制。精通财税政策的他也呼吁,为了鼓励废旧纺织品综合利用无害化和高值化的发展方向和企业行为,政府应比照相关行业的减免税政策规定待遇或作为单立项目给予减免税扶持。

 

除了政策倡导,缘源还在摸索新型的产学研合作模式,集成各方力量,研究废旧纺织品再利用的新技术。杨膺鸿的办公室展出了十几种面料,一个小标签上标明了棉和混纺的比例:“我们物理加工的方法已经成功了!”他毫不掩饰自己的自豪,“现在我悄悄地告诉你,我们化学加工的方法也已经成功了,我们准备在中国东方建一个吨量级的废旧纺织品加工园区……”这个64岁老头的脸上,浮现出神秘而兴奋的表情。

上一篇:首批旧衣物回收箱亮相社区

下一篇:

所属类别: 行业新闻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废旧衣物回收利用